央行又出招鼓励银行信贷投放!MPA考核部分关键参数调整了

为促进银行加大信贷投放,央行继续打出组合拳。

7月26日,券商中国记者从多个消息源核实到,部分央行分支行已在执行调整MPA部分参数的要求,以适当放松考核要求,促进银行加大信贷投放。放松的指标主要是针对资本充足率考核的部分参数予以一定程度的下调。截至目前,尚不得知放松MPA考核是否面向所有银行业金融机构。

另据媒体报道,部分银行收到通知,下调MPA考核中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C*公式中的结构性参数α至0.5(此前基准值为1)。不过,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结构性参数α的调整幅度并非统一降至0.5,不同地区、不同金融机构的标准并不一样。

除结构性参数α调整外,据路透报道,信贷顺周期贡献度参数β,也会有不同程度的调整,该参数同样是针对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C*公式。

可以看出,央行此次调整的参数旨在适当放松对银行资本充足率和广义信贷增速的考核,而这两大考核指标亦被外界认为是MPA考核的核心,这两大关键指标的放松,意在进一步鼓励银行加大信贷投放力度。

然而,不少受访人士认为,目前MPA并非约束大部分银行广义信贷投放的核心因素。因此,单纯下调MPA关键参数,对行业整体广义信贷扩张促进作用有限。

降低银行资本考核要求

MPA是一个包含七大考核指标的打分体系,包括资本和杠杆情况、资产负债情况、流动性、定价行为、资产质量、跨境融资风险、信贷政策执行等七大方面,各大指标中又分数个打分子项。每个指标都有自己的分值,最后加总得出MPA考核总分。

从细分的考核指标看,MPA中有两大核心考核指标:一是资本和杠杆情况项下的“资本充足率”;另一个则是资产负债情况项下的“广义信贷”。

同时,上述两大指标又是相关关联的。

1)广义信贷增速是根据银行类型不同,挂钩M2增速进行考核;

2)资本充足率则是比较其与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的大小。值得注意的是,央行创设的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是在银监会资本管理办法的最低监管要求的基础上,外加一定的指标(假设为 A),得出来的一个考核标准。

具体公式如下:

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Ci*)=αi×(最低资本充足率8%+储备资本+系统重要性附加资本+逆周期缓冲资本)(结构性参数α主要参考金融机构稳健经营情况和信贷政策执行情况,基准值为1。)

逆周期资本缓冲=max{βi×[机构i广义信贷增速-(目标GDP增速+目标CPI)],0}

从上述两个公式可以看出,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Ci*)与机构的广义信贷增速有关。简言之,就是广义信贷增速越高,银行所要求达到的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标准就越高。

国信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剑曾总结称,银行要想成绩好,就要控制住广义信贷增速。广义信贷增速是银行应对MPA考核时能操作上的核心指标。央行管控广义信贷的方法,除限定增速的上限外,也不再是简单的一刀切,而是将其与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挂钩。

“如果想继续扩张广义信贷,则要求资本跟上。广义信贷越高,对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考核标准就越高,只要银行资本充足率能达到,那就可以放手去扩张。”王剑称。

因此,此次下调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的相关参数,相当于放松了对银行这一指标的考核上限,进而放松了银行广义信贷增速的上限要求。希望以此促进银行扩大信贷投放。

对促进银行扩大信贷投放效果有限

不过,不少受访人士认为,单纯放松MPA考核要求,对于促进银行扩大信贷投放的效果有限。

王剑表示,目前MPA并非约束大部分银行广义信贷投放的核心因素。因此,单纯下调MPA关键参数,对行业整体广义信贷扩张促进作用有限,但有个别中小银行原先受制于此,放松后可能会加快扩张步伐。

王剑解释道,在旧参数下,上市银行的广义信贷增速上限基本上约束在10-20%之间。从2017年末25家上市银行广义信贷同比增速表现来看,有21家低于MPA的约束上限,而且低于的幅度很多,说明早在旧参数下,MPA已经不是约束银行投放广义信贷的核心因素。

“约束银行信贷投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同银行的制约因素不同,有的是因为缺存款,有的是因为资本充足率不够,有的是因为缺网点,单靠放松MPA部分指标的考核,并不足以推动银行业整体加大信贷投放。”一分析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称。

监管政策组合拳效果仍待观察

央行近日为促进银行加大信贷投放和债券投资出台了一系列“组合拳”。

一、上周,21世纪经济报道称,央行窗口指导具有一级交易商资质的银行,将额外给予MLF资金,用于支持贷款投放和信用债投资。对于贷款投放,要求较月初报送贷款额度外的多增部分按1:1给予MLF资金,多增部分为普通贷款,不鼓励票据和同业借款。对于信用债投资,AA+及以上评级按1:1比例给予MLF,AA+以下评级按1:2给予MLF资金,要求必须为产业类,金融债不符合。

二、7月23日,央行开展5020亿元的一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操作利率维持3.3%不变。当日并无MLF到期,只有1700亿元7天期逆回购到期, 因此当天公开市场净投放流动性达3320亿元。

此次MLF的“巨量”投放超出市场预期,其投放规模堪比一次降准,有分析认为,此举意味着货币政策将有可能从当前的稳健中性转向宽松。今年后续不排除进一步定向降准的可能。

不过,这一系列操作究竟对于促进银行加大资金投放、改善当前从紧的融资环境有多大作用,仍有待观察。

“尽管从上周开始,监管部门出台了不少政策鼓励银行加大信贷投放,但银行并未立马行动,目前企业融资环境仍然比较紧张,短期内不会有明显改善。”北京一金融机构高管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NIFD)近日发布《中国金融风险与稳定报告2018》指出,在资管新规的推进过程中,目前市场面临的信用风险是结构性问题。货币政策要保持定力,“大水漫灌”式的货币政策并非解决信用风险问题的关键。单纯的货币总量调控可以解决金融机构缺乏流动性的问题,但是无法解决金融机构之间的流动性如何转化成企业流动性的问题。解决并改善信用风险问题应从相关传导链条及机制上着手。

“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的滞后,这是加剧信用风险蔓延的重要原因。目前,我国强调金融机构防范风险;但是对于金融机构遇到风险之后的应对机制和方案准备不足。尤其是在去杠杆、打破刚兑的过程中,金融市场缺乏成熟的资产处置办法和处置案例,缺乏盘活不良资产的渠道与方案,更缺乏足够广阔的、分散信用风险的衍生品市场。因此,需要尽快构建分散市场风险,分担信用损失的体系,明确金融机构对于信用风险承担的过程和程度。”报告称。

相关报道>>>

部分金融机构MPA结构性参数获下调 广义信贷增长空间加大

监管动向>>>

扶持小微企业“硬举措”落地 商业银行加大信贷投放

银保监会:大中型银行要加大信贷投放力度 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

(责任编辑:DF142)